<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四月,春暖树绿,乡村的天空湛蓝如洗。“现在是种植莴笋的时候,6亩多土地,全种的是莴笋。”午休后,菜农熊奉根开着三轮摩托车,载上妻子陶小花来到菜地收割莴笋,夫妻俩一个割菜一个掰枯叶,有说有笑,和谐搭配爱意满满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2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菜农,顾名思义,是指从事蔬菜种植的农民。53岁的菜农熊奉根是扬子洲镇熊万村的菜农,和他一样,扬子洲的村民,多是以种植蔬菜营生的菜农。“从我有记忆起,我们这里的人就是以种菜为生,我父亲也是种菜的,我继承了他的职业。”熊奉根满脸笑意,虽然种菜辛苦,常年与土地“打交道”,但这种接地气的生活,让他很知足,并且乐此不彼30多年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3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“干多了农活,腰不行了,弯这么一会儿,就感到酸痛难受。”下地几分钟,熊奉根慢慢直起腰,手不自觉地移到后腰轻轻敲打。日复一日地劳作,使得熊奉根落下了腰椎病,几天前,他刚照完腰部CT,现在他不能干重活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4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1000余斤莴笋收割完,被搬到菜地旁的马路上,熊奉根将莴笋架在被翻过来的方凳上,20根为一捆用绳子绑好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5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一个下午的成果装满车,日落的霞光一抹抹地洒下来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6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忙碌了一下午回到家,傍晚时分,妻子陶小花来不及稍作休息,便开始在厨房张罗晚饭,丈夫熊奉根此时也没闲着,转身去了屋后的菜地摘菜。“平时吃的蔬菜都是自给自足,想吃什么就吃什么,纯天然的,不用担心农药残留。”比起市场上卖的蔬菜,熊奉根说,自己种蔬菜不打农药,也从不种反季节蔬菜,都是新鲜的时令蔬菜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7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晚春农村的夜晚,微微清风拂过,令人沉醉。晚上8点刚吃过晚饭,熊奉根便独自一人来到了村里的小杂货店,这里,是村民闲谈畅聊的地方,他几乎每晚必来,打发闲暇时间,拉近与其他村民间的感情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8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村里的女人有跳广场舞的习惯,每晚,村里祠堂前面的空地,都有她们跳动的身影。除了晚上,一天难得再有闲暇。性格开朗的陶小花自然不会错过,饭后,她就急匆匆地赶来加入跳舞的队列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9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“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南昌工作,虽说离得近会常回家看看,但心里总是会想他。”儿子去上海出差有一段时日了,熊奉根想问问他在外地是否还习惯,父子俩在电话里聊得很开心。此时是晚上10点左右,尽管熊奉根很想儿子,但他必须闲话少叙,他只有短短两个小时的睡眠时间,到零点左右,还要爬起来把今天收割的莴笋送去南昌深圳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0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墙上的时钟指向0点15分,熊奉根从家里走出来,刚爬起来脸上困意还未消。“没有睡着,没有办法我也很想一觉睡到天亮。”每天零点闹钟准时响,当菜农30多年,熊奉根一直坚持零时起床的习惯,雷打不动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1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熊奉根骑着摩托车行驶在乡村的马路,轰鸣声打破乡村的宁静夜空,凌晨的风有些微凉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2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到城南的深圳农贸市场,有近30公里路,熊奉根有条不紊地骑着摩托车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意外发生了,就快到农贸市场,车胎却不幸扎到钉子。“路上爆胎的情况不是没有遇到过,离村里近,可以打电话叫村里的师傅来修,可这里离得远,何况现在这个点,不知道上哪找人来维修。”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3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好一会儿后,突然想起车上有换胎工具和备用胎,于是决定试试自己维修。熊奉根躺地上卸备用胎,螺丝拧下来了,可轮胎被铁块卡住了,任由怎么使劲就是拿不下来。熊奉根有些吃力,烦躁上心头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4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费时半个多小时,终于大功告成,拍拍身上的尘土,重新上路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5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到达农贸市场已是凌晨1点半,一些菜农的车上的菜所剩无几了,买菜的人寥寥无几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6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“莴笋不好卖,价格还便宜,两毛钱一斤。”静静地等了40多分钟,几乎无人问津,看着隔壁车的有机花菜被大袋大袋地买走,熊奉根有点急,心事重重地抽着闷烟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7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偶有买主走过来瞅了瞅,没问价就摇着头走了。“我这个莴笋卖相不是很好,虽然价格低至两毛,但买家还是看不中,加上莴笋本来就不好卖,今晚可能很难卖出去了。” 熊奉根苦笑着说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8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不过,有个熟人决定照顾生意,买了147斤。患有腰椎病的熊奉根双手提着一捆莴笋吃力地跑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19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原本该收29.4元,但对方多给熊奉根6毛钱。30元买菜钱,是熊奉根站了三个多小时的收获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:熊奉根的30余年卖菜路
    20 / 20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此时已至深夜3点,菜农熊奉根倦意上涌,不住地揉弄着双眼,莴笋还是满满一车,但他必须等下去,就算是等到了天微微亮。

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