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换好工作服的刘笑走进车间,31岁的他是印刷厂的一名领机,他和报纸已经打了14年的交道。从2003年正式参加工作至今,黑白颠倒的日子成了他生活的常态,他见证过报纸最辉煌的时刻,也正感受着纸媒“断崖式下滑”之后的重重压力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2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一到车间,刘笑就开始工作,弯版,调试设备,准备开机印刷。他向记者回忆起报纸的那段“激情燃烧的岁月”,感到异常兴奋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3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随着纸媒“冰寒”,印刷厂的生存空间也愈发艰难。“2016年年初,报纸的印刷量就急剧下降,车间的人从100多人到现在的50人不到。”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4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但刘笑依然对这个职业保持着敬畏之心。刘笑告诉记者,印刷一份报纸要经过取版、传纸、装版、调墨等多道程序,眼前这一卷卷巨大的白纸,很快就会化身成一份份报纸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5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刘笑按下机器启动键,随着警报的响起,一天的工作随之启动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6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24点,机器轰鸣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油墨味。刘笑的队伍共有5人,大家各司其职,分别负责统筹、上纸、版面、发报、拿报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7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刘笑在印报的每道工序上都很娴熟。“印刷报纸最难的,就是控制墨色,需要调色很多次才能达到最终效果。”刘笑告诉记者,报纸印刷采用的是红、黄、蓝、黑四色套印,通过不同色彩的配比,达到最佳的色彩,非常考验印刷工的技术和经验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8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每晚报纸的印刷出版,刘笑都会和同事不断讨论、确认,以求达到最佳阅读效果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9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在机器正常稳定运作时,忙碌了5个多小时的刘笑拿出自带的面包填充饥饿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0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每份报纸印刷完成之后,刘笑都要对其进行校对,包括大标题、图片、日期等等,不敢有一丝马虎,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一颗朴素、简单的“工匠精神”,只为了读者清晨手捧的那份油墨香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1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暖暖的阳光开启人们一天的新生活,一夜的辛苦,完成15万份报纸印刷,刘笑充满阳光的脸上,满是回家的期待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2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早晨7点,刘笑在早餐店吃起了热腾腾的“晚餐”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3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刘笑抱着儿子玩滑滑梯,儿子希希咯吱咯吱地笑开了花。“滑滑梯是儿子的最爱。”每天下午,刘笑都会带着希希来这里,让儿子尽情地感受童年乐趣,一种知足感浮上心头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4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“我的工作黑白颠倒,和爱人交集很少,我上班她睡觉,我下班她上班,时间上没有交点。”对此,刘笑颇为无奈,“我只能在每周双休的时候陪她,只要放假,我都会带她出去看电影。”作为丈夫和父亲,不能陪伴妻儿,刘笑觉得自己身份缺失,妻子的辛苦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。

  • 【致敬零点劳动者】系列报道之报纸印刷匠刘笑:别人的早餐,是我的晚餐
    15 / 15 作者:邓丹   编辑:

    每晚出发前,刘笑都要看看儿子,摸摸他的小脸,温馨的动作,父亲的心,此刻无声胜有声……

>